米砂(2)

我们也许再也不是兄妹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奇怪,他并没有像我想像中那样陪妖女彻夜狂欢,而是破天荒地回了家中,正坐在客厅里,把暖气调到最大,端着一碗热麦片粥哧溜哧溜地边喝边看电视。

我大声地关门,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把插头呼啦拔掉。

“生日还是忌日?打扮得真帅。”我讽刺他。

他把一口水全呛出来,口齿不清地说:“你你你你……你不是在睡觉吗?跟踪我你你……”

“去你的!”我大喊一声,抓起身边一个垫子就甩过去。

他被砸得没话说,闷着头想去插插头。

“丢人!!”我继续骂。

我啪地关上了我的房门,直直地倒在床上。回家后手机没电,一直放在床上充着,手机硌到我的背,我拿起来一看,上面有路理的一条短信。

演出因故提前,请速来彩排。

怪不得米砾会从生日会上提前回家,看来妖女也收到了同样的短信,我从床上跳起来,拿了我的书包就往门口奔去,米砾拦住我说:“可以说会儿话吗?”

我的心早已经飞向小剧场,才懒得跟他讨论这些深奥而无聊的东西。我撇下他走出家门口

至于米砾。

其实,我早知道他拿我做交换。

曾经有一个晚上,放学以后我去买文具。又路过那个假山。不知道受了什么驱使,我往那对狗男女曾经幽会过的那个地方走去。

我看到,他们在接吻。

我的混蛋哥哥,用手贪婪地托着她的下巴,陶醉得闭上了眼睛。

可是蒋蓝的眼睛,睁得那么大那么大,仿佛猫的眼珠一样,在深秋的夜里发着寒光。

她面无表情,与米砾颤抖的面部肌肉形成鲜明对比。

过了一会,蒋蓝用力挣脱了他。她浅笑:“呵!现在还给你了!干的不错,你看,我也是说到做到!”

米砾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用手痴痴地去摸自己的嘴唇。

蒋蓝用涂着红色甲油的指甲在他的脸庞轻轻划过,飞快地往另一个方向奔走。

而混蛋,抬着头往她奔跑的方向看去。——我想过,如果他回头看到我,我就扑上去掐死他。

可是他没有回头。

他没有看到他的妹妹在他的身后,一滴眼泪都流不出的表情。

我们是同根生的兄妹。血浓于水,也敌不过一个无情无义的吻。

你要相信,那一刹那,我只是有些心如死灰。

我们是两个百无聊赖的可怜的孩子,所以,我才会这样,所以,他才会这样的吧。可是,叫我怎么样,才可以学会原谅呢?

去了我才知道,由于场地的原因,我们原定在元旦进行的演出要提前到圣诞节。

“米同学,你迟到,耍大牌啊!怎么,你的断背没来,她不替你拎拎鞋什么的吗?”

“对不起,才看到短信。”

“还好,没误事。”路理对着我安慰地笑。

花蕾剧场,是一个只能容下80人的小剧场。舞台不大,蒋蓝很快跟着我上台来,附在我耳边说:“说真的,我对你的取向问题一直很好奇呢。”

我没理她。

“你不理我呢,也罢,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要是有一天,路理和莫醒醒同时掉进河时,你会救哪一个呢?”

我再也抑制不住,扬着手中的稿件,角度直对她那张脸:“你给我滚!”

她腾地跳到我面前,正要发作,却听见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我们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是路理。

“路理!你没听到她刚才对我说什么吗?”

“米砂,你的演出服呢?”路理理都没理她。

我实在是崇拜他的智慧。

那天我们一直排到很晚才收工,我和蒋蓝没机会也没时间吵起来,但她心里的气并没有消。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再度出现,身着红色厚连体毛裙,光腿穿黑色皮靴,立在我们宿舍门口,像个戏子。我一打开门,她就摆出干架的姿势,要跟我决一生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