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砂(4)

“我跟你一样,没有妈妈。”我说,“在我四岁那年,有一天,我和米砾从幼儿园回到家里,妈妈就忽然不见了。后来,他们都告诉我她死了。可是,我不信,米砾也不信,我只是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为什么会丢下我们!妈妈走后,米诺凡带着我们搬好了几次家,一直到读初中的时候,我们才来到这个城市。其实,我们是一样的,我身边的爱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多,但是,我们总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精彩才行!”

我说完,把床边的沙漏拿起来,用底部面对着醒醒:“你看到这行字了吗?”

醒醒把沙漏拿过去端详。

“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礼物。”我说,“她留给我的唯一的爱的证据,让我相信她一直都没有远离过我们。醒醒,我把它送给你,你今天应该知道是为什么了,对不对?所以,求你,求你不要跟我说那些丧气话,好不好?”

“米砂。”醒醒丢掉沙漏,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我。

冤家路窄,我们在门口遇到蒋蓝。“哎呀,我的公主,你这是咋了?”

我们都懒得理她,她却在我们身后冒出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病菌啊,我看这整幢宿舍楼都得好好清理清理,万一是艾滋什么的,整个天中就该毁于一旦了!”

我猛地推开醒醒,转身冲到蒋蓝面前,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用嘴巴紧贴着她的脸颊,朝她的脸上一口一口地猛哈气,她拼了命也甩不开我,就听到她发出猪一样的嚎叫声:“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我回到醒醒的身边,她表情忧郁地看着我,似乎是在责备我什么。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嘿嘿,这种人,就要这样对付才行!”

“我们去医院吧。”醒醒说。

“啊!”我说,“不用了!”

真的不用了,哈哈,收拾完蒋蓝,我发现我的病已经神奇地好了大半!

我决定跟醒醒去吃晚饭。学校的大食堂已经关门了,就算没关那里面的饭菜也没法让我欢喜。

晚自修前的拉面馆人烟稀少。我们踏进去的时候,有两个初中部的女生正好从里面出来,她们用好奇的眼光看了我们一眼,嘻笑着跑开了。我听到其中一人在喊我的名字。看来,我还算得上是个名人。

醒醒的眼光,却有些不安。我想她一定是大病初愈。

我拉她坐下,跟老板要了两碗拉面。她大声更正说:“一碗就好。”

“两碗!”我冲着老板喊。

“那你一个人吃。”她说。

“我要你陪我吃。”我赌气地说,“如果你不吃,我也不吃。”

“米砂你不要这样。”她站起身来说,“你吃吧,我先回教室去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晚自修早已经开始,可是,醒醒却不在座位上!

我坐下,转头问米砾:“看到莫醒醒没有?”

他头猛地一抬:“啊,我还以为你俩集体逃课!”

我在教室里坐立不安地呆了半小时,猜醒醒会去了哪里,我的手机振动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那条信息的内容是:你该去琴房看看,有好戏。

琴房?

那是许老师常呆的地方,难道是醒醒和她之间出啥事了?

我加快步子,跑到琴房门口,推一下门,门是虚掩着的。我悄悄的走进去,里面没有灯,黑漆漆的一片。

“谁!”一声断喝,吓得我半死。我听到开关的声音,瞬间,我就暴露在白花花的日光灯下。我伸出手遮光,再一看,路理手上拿着一个黑家伙,奇怪地看着我。

“米砂?”他摸摸头,说:“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呢?”

“路过。”

“去哪会路过这?”路理把他手上的黑东西举起来摆弄了一下,我才看明白那是架照相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