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砂(5)(2/4)

阿布仍然忘我地喊着莫醒醒的名字,重复着那句要命的“我爱你”。楼上已经有不少家推开了窗户在看热闹。我再也不能允许他们这样羞辱醒醒,于是我一把推开蒋蓝,猛扑到那个男生的背上,用手掌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他再也发不出声音,嘴里呜呜呜的,就是甩不开我。然而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惊讶地问:“米砂,你在做什么?”

是路理!

一听到他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的力气忽然就没了,男孩趁机一个转身把我掀翻,我没站得稳,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撞到墙上,然后就眼冒金星,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我被谁扶了起来,他让我躺到他温热的怀里,连声问我:“米砂,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努力微笑着说:“没,没事。”

“能站起来吗?”

好不容易镇定自己,我拉好自己的衣服,站在他面前,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吧。”路理说。

“啊?”我惊讶地抬头,才发现他不是在说我,而是在说蒋蓝,才发现那只臭蟑螂和莫个莫名其妙的叫什么阿布的黄毛小孩还阴魂不散地站在墙边。

“你来找她干什么?”阿布像审犯人。

路理轻声说:“至少,我不是来给她丢脸的。”

原来,他什么都看到!

阿布的脸微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你先走。”路理说,“我来劝她跟你见一面,可好?”

“我凭什么相信你?”阿布不屑地问。

“我相信他。”蒋蓝甜甜地笑着说,“谢谢你啊,路理哥。我这个朋友就是这样,脾气很倔,莫醒醒借了他的钱不肯还,所以……”

“别胡扯!”阿布呵斥蒋蓝,然后对路理说:“我信你一次,今晚八点前,我一定要见到莫醒醒,我有话跟她说。如果她不见我,后果将是不堪设想!”说完,他转过身,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在墙上用力地画下他的电话号码,然后,他用石子敲着那行数字,像江湖片里的老大一样轻声说:“记住,打这个号码找我,我等着。”

说完,他把衣领拉得竖起来,扬长而去。

我没想到的是,路理竟然掏出手机,把那个号码记了下来。

“干吗?”我问他。

“我去会会那小子。”路理吩咐我说,“你先上去看醒醒吧。”话音刚落,他已经跟随蒋蓝而去。

我独自上了楼。

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来开。我一面敲门一面喊:醒醒,是我,是我,开门啊,我是米砂。

就这样敲了好一会,我都准备门再不开我就撞门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她把头靠在门上,让我进去。我发现她家真冷,可是她穿得那么少。

“米砂你来了?”她说。

“你手机停了。”我跟着她往阁楼上走,“我还担心你没回来。”

“昨晚到的家。”醒醒说,“对不起啊,我一直在睡觉。”

我把帽子摘下来,放在凳子上,说:“这么冷的天,不穿袜子不冷吗?”

“还好啦。”她的头发盖住眼睛,我把它拨开,却发现她的耳朵原来塞着棉花。我把棉球从她的耳朵里取出来,她仍然平静地躺着,并没有阻止我。

“怪不得听不到我敲门呢。”我有些心疼又有些责备地说。

她皱着眉头说:“外面有些吵。”

我想把她扶起来,让她看上去精神点,她却突然自己坐起来,舔舔自己干干的嘴唇,对我说:“好象有点饿。”

我很高兴。莫醒醒饿了!这样的时候真是很少呢“让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好吃的!”

我小碎步跑到楼梯旁,冲阁楼里的莫醒醒喊:“吃面好不好?”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