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

四周虽然人来人往,顾青却没有一丁点安全的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离开家乡跨省任职的时候,总部的同事们都对她羡慕不已,把这次调任看成是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前兆。她才27岁,就已经是腾龙集团高层主管中的一员,公司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如此年轻的主管。加上她相貌出众,精明能干,一直是公司内部男性白领们的话题人物。当然,因妒生恨而恶意中伤的情况也不少见,围绕着她与公司董事长蒲远的谣言时有传闻。顾青虽然身正不怕影斜,却也对谣言烦不胜烦,这次调任远离总部,也算是一次辟谣吧。

可这两天连续遇到的怪事,第一次让顾青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工作上遭遇的阻力,如遇到杜听涛这样的人,倒还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最多棘手一点而已。但在某种非自然的压力下,她就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顾青的父母在她十六岁那年因车祸早逝,所幸留下一笔还算丰厚的遗产,让顾青还不至于为吃穿发愁,但过早失去家庭温暖的她,很早就学会将自己包裹在一层无形的屏障中,身边人对她的印象除了年轻美丽、工作能力强等,更多的感觉还是她的冷傲。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从前是那样的清高自傲,以致于现在连个可以打电话倾诉的朋友都没有……

顾青就这么站在汽车站台上,呆呆地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公共汽车进站后又出站,无数的人在她身旁走过,却未有一人能对她有所关注,大家的人生路线互相平行,似乎永无交叉点。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公司安排给她的单身宿舍只住过两天,完全没有家的感觉,就是回去了,也不会感到安全,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正慢慢侵蚀到顾青的内心深处……

正在此时,她的左肩被人轻拍了一下,全身紧绷的顾青一惊,猛地一回头,直勾勾地瞪着身后的人。

拍顾青肩膀的人正是昨晚见到的宇文树学。

“你……没事吧?”他没料到顾青的脸色会如此苍白,反被吓了一跳。

顾青总算见到一个稍微熟悉一些的人,只觉得咯噔一声,那坚硬的心理防线轻轻裂开了一个缺口,心底泛起一阵想哭的感觉。她声音微颤地说道:“宇文,我又看到一些东西了。”

宇文树学的表情有些严肃,“就是你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些东西?”

“不是,在我办公室里有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宇文习惯性地挠挠头。

顾青不想再说下去了,一把拉住宇文的手臂,将他带到腾龙大厦的楼下。

顾青想让宇文看看她的办公室窗户,可现在窗户前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宇文抬头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说不出话的顾青,说道:“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顾青用细密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沉默良久,才开口说:“我……想回办公室拿我的笔记本电脑。有很多文件必须处理……”

“你还真是个工作狂。18楼出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么?”

顾青固执地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宇文叹了口气,“这样吧,我陪你回办公室拿笔记本,顺便让你瞧瞧,昨天晚上你看见的是什么。”

顾青一脸的惊悸,“你也看到了那个?”

宇文神秘地一笑:“跟着我来你就知道了。”

“可现在大楼还被警察封锁着的,怎么进去啊?”

宇文没再说话,自顾自地向前走去,顾青踌躇了一下,也就跟着去了。

两人没有从大门经过,宇文带着顾青顺着车行道直接步入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内空荡荡的,同事们的车今天都没能有机会停进来,那宽阔的空间让两人的脚步声显得异常沉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