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灵虚

C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急诊室内,顾青正接受着狂犬疫苗和破伤风预防针的注射,小护士一边手脚麻利地将针头扎进顾青的胳膊,一边牙尖嘴利地责备宇文树学,“没事干嘛养这么大一只狼狗?这下可好,把女朋友咬成这样!要是我男朋友敢养狗来咬我,我非一脚蹬了他不可!”

宇文只能苦笑,在一旁唯唯诺诺地答应着,顾青则掩着嘴偷笑,拿眼角去瞟自己的这个“男朋友”。急诊室外趴在桑塔纳旁边打盹的玄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背上好大一口黑锅。

顾青本来只是想到医院包扎处理一下肩膀上的伤口,谁知值班医生责任心特别强,一听说是被动物咬伤,再看见他们带着一只大狼狗,马上就安排护士准备狂犬疫苗的注射,还特地对宇文作了一番关于健康狗咬人也可能会传染狂犬病的义务教育。

注射完毕,该处理顾青肩膀上的伤口了,她脱下外套,露出黑色的贴身无袖薄衫,刚想接着把薄衫脱了,突然看见宇文还站在一旁傻乎乎地望着天花板,顾青不由脸上一红。小护士看了一眼宇文,毫不客气地将他推出了急症室,嘴里还念叨着:“去去去,别以为你是她男朋友就可以站在这儿看。”

宇文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赶了出来,他愣了一会,点上一支烟,陪打盹的玄罡去了。

“你男朋友个子好高啊,其实他挺帅的,要是肯刮刮胡子就好了……”小护士的嘴还在喋喋不休,顾青却已经陷入对刚才的突发事件的回忆中。

那个什么“牙鱼”,倒底是什么怪物?上古魔兽?没概念……我问他为什么知道我在停车场遇到了危险,是不是也听到了怪物的吼叫?为什么手上能燃起火来,对付怪物这么有效?可他马上扭过头瞪着我看,倒好像我就是个怪物……不管了,今天他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他走的……

“好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如果伤口很疼,可以吃点阿司匹林,如果伤口发胀,可以用冰袋敷一下。”小护士的声音打断了顾青的沉思,顾青活动了一下胳膊,感觉还可以,就向小护士道谢。“谢什么,去教训教训你的男朋友吧,让他赶紧把狗处理了,不然还会有下次的!”小护士还在对宇文耿耿于怀。

顾青走出医院大门,一眼就看见宇文蹲在玄罡旁边,一人一犬都在打瞌睡,宇文手上夹着的烟很快就要烧到手指了。顾青轻轻踢了宇文的皮鞋几下,“哦,处理完了?我们走吧。”宇文揉揉眼睛,站起来给顾青拉开车门,顺便也踢了玄罡的屁股一脚。

“别急。”顾青把车门又推关上了,“你不是说过出了医院就要回答我的问题吗?”

宇文尴尬地笑了笑,说:“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你究竟是什么人?”顾青板着脸,口气非常严肃,“不要再编造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我现在已经知道大厦里有怪物出现,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能降伏怪物,还知道你偷偷搬动十二楼的镜子!”说到这里,顾青狠狠地瞪了宇文一眼。

宇文看着顾青的眼睛,挠挠头,终于明白今天不坦白是不行了。他长叹一声,又点燃一支烟。

“首先要声明,我说的话,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有些事情,传出去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我答应替你保密,只要你别编造谎言骗我,快说吧!”顾青调整了一下站姿,让自己处于倾听的状态。

“我和你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所以别拿看怪物的眼光看我,我不过干着一份比较特殊的工作而已。用干我们这一行的行话来说,我是一个黄泉引路人。”宇文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易经》上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这世上,确有一些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我们一般统称它们为魂,也就是你们说的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