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好奇

次日清晨,旭日东升,强烈的阳光射进阁楼的天窗,宇文树学在床上翻滚了一下,似乎想躲开直射面庞的光线,但小小的阁楼间在阳光的照耀下连一块阴影也没有,他又能躲到哪里去?宇文不甘心地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又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

玄罡趴在床边,还没有醒来,这两日,大家都很疲惫,宇文轻轻地拍拍玄罡的头。

赤脚踩在地板上,冰凉的感觉让宇文精神一振,他漫步到房间正中,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活动。扩胸、扭腰、高抬腿……突然,宇文双手中现出一柄青色的长枪,此枪长约七尺,通体透亮,那扁长的枪头上还隐隐透出一些古怪的铭文。宇文目光注视着枪尖,手一抖,快速挽出一个枪花,紧接着,他单手握住枪尾,平胸抡出一个大圆,小小的阁楼间里,竟可隐闻风雷之声。宇文眼神锐利地侧身而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一枪扎向木床所靠的那面墙壁,他刚一落地,就听见玄罡一声惨吠,随即,宇文扑通一声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上。

“哎哟!”门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惊呼,宇文一惊,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翻身爬了起来。“啊呀!”门边又响起一声惊叫。

宇文这才看清,门边站着的是顾青,她脸色绯红地一扭头,不敢看宇文这边。宇文一低头,自己只穿了一条平脚内裤,他忙不迭地从床边木椅上抓过长裤,慌慌张张地往腿上套。

“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宇文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刚才摔一跤的窘态一定也被顾青看见了。

“我……谁叫你昨晚忘了关门?丢三落四的!”顾青愤愤然,随即又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唉……刚才……踩到玄罡的尾巴了。”宇文已经穿好了裤子,正往身上披衬衣。

“呵呵……”顾青忍不住笑弯了腰,清脆的声音有如一串被风抚弄的风铃。她轻轻走进房间时,正看见宇文在房间正中活动身体,还没来得及和他招呼,宇文手中就出现了那柄长枪。顾青好奇地接着看下去,直到宇文一跤跌在地板上,她才发出一声惊呼。

“行了,你可以转过来了。”宇文说。

顾青转过身来,宇文红着脸站在床边,不停地挠着脑袋,玄罡还趴在床下,嘴里直哼哼。

“唉……我始终不是个练武的料。”宇文自嘲着说,“师傅教我的枪术,总是偷懒不认真练习,现在才临阵磨枪,让你见笑了……”

顾青走到宇文身边,好奇地看着他的手,“刚才那把长长的枪呢?怎么突然又不见了?”

“哦……那是虚灵金枪,和虚灵火一样,是五行之术中的一行。”宇文一边解释,一边平摊着双手,一瞬间,长枪又出现在他的手中。“别看这玩意外观威猛,其实很难使用,因为这枪是虚灵,轻飘飘的没半点重量,简直没法用力。”

“虚灵金枪……破石岩,惧刚金……你是为了对付浑沌,才在这里临阵磨枪,练习枪术吧?”顾青背着手笑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宇文一脸的惊讶。

“我昨晚在网上那个什么兽灵谱上查到的。”顾青有几分得意。

“哼哼……当心好奇心害死人!”宇文板起脸教训顾青。

“嗯?你怎么口气和你师傅一样?”顾青诧异。

“啊?你又怎么知道这是我师傅的口头禅?”这次又轮到宇文发呆了。

“这个……这个就不能说了,你用不着知道。”顾青开始报复宇文树学。

“不说就不听,你还没说你干嘛跑上来打搅我休息呢?”

“我……我晚上做噩梦了。”顾青终于想起自己跑到阁楼来的目的是什么。

于是,顾青将自己连续三个晚上所做的噩梦详详细细地向宇文描述了一遍。宇文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待到顾青把话说完的时候,宇文脸色已经阴沉得可以滴下水来。顾青被宇文的模样吓住了,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哪里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