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疑阵

顾青还是第一次听说用金鱼来布置什么奇怪的阵法,正有些愣怔,宇文对她说:“我去去就来,你别乱跑。”还没等顾青答话,他已经向楼下跑去。

玄罡慢慢走到玻璃鱼缸前,与鱼缸里的金鱼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刻,又把鼻子探进鱼缸嗅了嗅。

不一会儿,宇文又跑回到二十楼,对顾青说:“楼下四层还各有一个鱼缸,没错,这就是混元水龙阵法!”

顾青拉拉宇文的衣襟,“什么叫混元水龙阵法啊?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宇文皱了皱眉,说道:“混元水龙阵是道家的裂邪阵法之一,能压制邪灵,似乎是有高人在帮助我们。但这阵法治标不治本,纵然浑沌一时不能抬头,若我们不能把它找出来,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顾青一听说这阵法是压制邪灵的,顿时高兴起来,“好啊,你总算不是孤军奋战了!”她兴奋地拍拍宇文的肩膀。宇文想了一下,说道:“有混元水龙阵压着,浑沌应该暂时不能出来作乱。”

“那……这些金丝熊是不是可以放掉啦?”顾青急切地想解救这些可怜的小东西。

宇文摇摇头,“不行,还不是放它们的时候,我们先把它们养在你的办公室里。”

顾青无奈地跟在宇文身后,两人一犬拖着大纸箱乘电梯来到十八楼,自从凶案发生之后,顾青这还是第二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宇文把大纸箱安置在墙角之后,一屁股坐在顾青的大班椅上,“唉……还是做主管舒服啊,椅子都和我的不是一个级别。”

顾青笑着给宇文倒了一杯水,学着老总的口气说道:“年轻人!只要你努力上进,会有机会的!”

“我要是能长得和你一般美貌,可能还有这个机会,呵呵……”宇文随口调笑着,却没看见顾青脸色微愠。顾青最不愿意别人认为她是凭外表才坐上这个位子,所以她才加倍地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宇文没注意顾青,目光却落在大班桌上,桌上有一个做工精致的金属像框,面朝下地倒着。宇文伸手去把像框扶了起来,那是一张三口之家的合影。

相片中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神态随和,气质儒雅。他身旁坐着一位中年美妇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趴在妇人身后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漂亮女孩,她搂着妇人的脖子,正调皮地对着镜头吐舌头。不用问,这一定是顾青一家的全家福了。

“顾青,你和你妈妈长得挺像啊。”宇文仔细端详着照片。

“别乱动人家的东西!”顾青对宇文刚才不负责任的玩笑还在有些生气。

“哦……”宇文吓了一跳,又把相框放回原处,仍然让它面朝下倒着。

“你干什么啊?”顾青走到桌边,将相框立了起来,“有把相框面朝下放的吗?”

“可它本来就……”宇文无辜地解释着。

“走吧,晚上留在这大厦里,浑身都不舒服。”顾青已经走到了门边。

宇文老老实实地招呼玄罡,跟着顾青走出门外,正临顾青锁门前的那一刹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桌上立着的相框。

从停车场里出来,宇文看了看表,才八点半。他挠挠头,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会留在大厦里通宵守候,这么早就出来了,又该干点什么呢?

顾青走到露天的地方,用力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今天不用留在大厦里,她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也把刚才宇文得罪她的小小不愉快忘了个干净。

“我们去看电影吧?”顾青突然提出一个建议。

宇文愕然地看着顾青,预先准备血雨腥风大干一场的夜晚突然变成一场约会,他明显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