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困兽

大厅内,一个瘦瘦的侍者托着四杯调好的鸡尾酒优雅地从宇文身边经过,当他发现面前这个肮脏的男人身上还在滴水时,他灵活地摆动一下腰部,避免了和这男人的身体接触。但一丝不雅的气味还是钻进了这位侍者的鼻孔,他扭头向入口望去,心想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家伙混入酒会?入口处的侍者是不是又偷懒去撒尿了?就这么一分神,侍者再回过头时,他手上托着的鸡尾酒只剩下三杯了,四下一看,那酒不知何时到了那脏男人的手中。

宇文饮了一口杯中酒,这杯鸡尾只掺杂了份量不多的威士忌,但那酒精还是让宇文精神一振,他顺手将杯内残酒往脸上一泼,冲淡了从水池里裹来的污水臭味。

宇文身后的两位名媛淑女被溅到几滴酒水,大惊小怪地尖叫了一声,这位浑身污秽,酒气冲天的络腮胡男人回头凶狠地看了她们一眼,两个女人又知趣地闭上了嘴。

就站在不远处的刘天明和顾青都带着不安的神情看着宇文,却又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才能帮得上忙。

灯光渐渐暗了下来,一位身材丰腴的盛装女歌手走上主台,施施然走到麦克风旁,对乐队的指挥做了个轻柔的手势。那指挥恭敬地对歌手行了个礼,便转身用指挥棒轻挥了两下,悠扬的乐曲顿时在大厅里流淌。女歌手贴近麦克风,开始轻声吟哦,一曲洋溢着塞尔特音乐特色的天籁之音让大厅内被酒精激扬的人心渐渐平息了下来……这位歌手吟唱的竟是爱尔兰女歌手Enya的名曲《How Can I Keep From Singing》。

台下的蒲远将手中的酒杯放在就近的桌上,带头鼓起了掌,一时间,掌声大作,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引到歌声之中,包括本该盯着宇文的刘天明。

站在人群中的宇文却仰着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只有顾青对那女歌手的歌声充耳不闻,仍然紧张地看着宇文,因为,她与宇文一样,听见了另一种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平线传来,低沉,绵长而又无比清晰,似乎有一头沉睡的巨兽被搅乱了美梦,不满地喷出粗重的鼻息。

宇文面部的肌肉已经完全放松了,别人见了,一定会以为他是沉醉在歌声之中。但顾青知道,宇文的拳头却是越握越紧!在顾青的耳中,那声音已渐渐近了,逐渐笼罩了大厅,又缓缓盖住了女歌手的歌声。

刹那间!顾青看见一个巨大的黑色头颅从大厅正中的天花板处垂了下来,仿佛天空中突然落下的黑色陨石。顾青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降临的怪物,这便是那兽灵谱上所绘的凶兽浑沌吗?她怎也想不到浑沌竟会如此巨大!那浑沌怪异地扭动了两下,头部倒翘了起来,猛地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发出惨厉的吼叫。

顾青被那吼声震得心胆俱裂,忙不迭地想用双手堵住耳朵,但哪里挡得住,这浑沌发出的高频率超声波,大概是穿透性最强的声音了。

顾青痛苦地抵抗着吼声的折磨,却又惊异地发现她周围的人全都无动于衷地望着主台那边,这吼声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

浑沌的吼声刚停,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垂直向下冲去,它的正下方,是个端着一大盘龙虾的胖子,那胖子的嘴里还在快速的咀嚼着什么,却不知自己即将变成怪物的咀嚼对象!

危急时刻,宇文如一支离弦之箭般斜冲而出,纵身撞开了那胖子,同时用手中的青色枪头向空中的浑沌连刺了三下。

胖子猝不及防地被撞倒在地上,盘中的龙虾也撒了一地。他笨拙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地,想教训一下这个猛撞了他一下的莽撞男人,但他莫名其妙地看见那男人正挥舞着拳头和空气搏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