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托付

“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

好清柔的女声……是谁在轻声哼唱刘若英的《为爱痴狂》?宇文睁开眼睛,缓缓地转头,四周一片雪白,这是在哪里?

“啊,你醒了?太好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在宇文耳边响起。

“嗯?”沁人心肺的悦耳歌声突然中断了,宇文心中一下有些惋惜,“我这是在哪里?”

“还能在哪里?你受这么重的伤不躺医院还想在街上逛啊?”

受伤了?黑色……利爪……血盆大口……虚灵金枪……宇文的脑海中一下浮现出大量的零星记忆碎片,他的眉头紧锁,口中似乎也微微溢出一股血腥味。

“算你命大!医生说你断了两根肋骨,另外有两根只是骨裂,还好没刺穿肺叶!左小腿肌肉严重拉伤,不过没伤到筋,右小腿是钝器伤,骨头没事,其余的就只是相对比较轻微的皮外伤了……”一张清丽的脸探到宇文的面前,嘴里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缕秀发垂到宇文的脸上,使他的鼻子一阵阵发痒。

“顾青,我好累……可不可以安静一点,像刚才那样唱歌就挺好……”宇文想试着侧身,两条腿却动弹不得。

“噢……”顾青有些不好意思地又坐了回去,也没再轻声哼唱了。

病房里静静的,弥漫着一股干草的气息,阳光从窗外漫入,在雪白的墙上投出一个女孩的侧影。

“顾青?”

“嗯?”

“那个……浑沌怎么样了?”

“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最后投出的一枪射中那魔兽了吗?”

“应该是中了吧,你投出长枪后,我听见浑沌惨嚎了一声,那声音震得我的耳朵嗡嗡响了小半天。你那时几近脱力,就撑着说了一句带我下去。刘天明背着你从消防通道绕着一层层往下跑,等看见那东西的时候,才发觉你已经晕过去了。”

“那……你们看见了什么?”宇文的口气有几分紧张。

“我们看见一截一米多长的断尾落在十八楼会议室的门前,尚在不时抽搐摆动,刘天明瞠目结舌地看呆了,不过只有我看见断尾上还插着你的虚灵金枪,大概是你的金枪把浑沌的尾巴硬钉在地上,那怪物挣脱不开,自己咬断尾巴才逃掉的。”

宇文长吁了一口气,一场险些赔上性命的大战,没想到还是让浑沌逃了……自己的虚灵枪在刺中灵物后,会自行实体化,浑沌如果被钉在地上,若不自伤躯体,还真是跑不掉的。

“后来,你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虚灵金枪也就像一缕烟尘般散了,浑沌的断尾突然弹跳起来,还把我和刘天明吓了一跳!”顾青轻叹一口气,又接着说起来。

“那截断尾现在在哪儿?”宇文急切地问道。

顾青眼神一下变得有些迷茫:“我是不敢碰那东西的,刘天明胆大,想把断尾带走,但那偌大一截断尾,他抱在手中竟然是轻飘飘的,而且渐渐地由黑变灰,又由灰变白,最后像一大卷被烧成灰烬的纸,一阵风吹过,就如飘散的雪花落在了火炉上,什么也没有留下……”

宇文沉吟良久,说道:“那莫名失踪的猰狳尸体,大概也是这样消失的吧……关于上古魔兽的出现在古书中有所记载,却从没有说过它们的尸体会这样分解,真是令人费解……啊!对了!玄罡怎么样了?”

顾青轻声说道:“玄罡没事,我们推你上救护车的时候,它就出现了,还一直跟着我们来了医院,刚才刘天明带着它出去买吃的,估计一会儿就会回来。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你最危险的时候也不知道它躲哪去了。”

宇文苦笑了一下,顾青骂玄罡的话似乎歪打正着了……一时间,他也没向顾青解释玄罡是怎么被撞晕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