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托付(2/4)

“医生说了,你的身体底子还不错,只要安心静养,两周就可出院……”

“两周?”宇文打断了顾青的声音。

“啊?是两周,这还是得在你安心静养的前提下呢!”

宇文有些激动地想挣扎着坐起来,但他刚一收腹,又疼得呻吟了一声。

病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玄罡轻巧地钻进门,身着便装的刘天明提着一个白色的大塑料袋也随后走进病房,正好看见宇文想坐起来。

“哟,醒了?”刘天明把手中的大口袋放在顾青身旁的桌子上,又走到病床边。

宇文没说话,从被子里探出手抚摸了一下玄罡的后背。

“想坐起来?我帮你。”伸出双手的刘天明语气很和缓。

“别动他!”顾青一下站了起来,把刘天明的手拉住,瞪了他一眼,“医生可没说他现在就能坐起身来!”

“呵呵……好人真难做。”刘天明笑着吐吐舌头。

宇文也微微笑了一下,神情却仍然很是忧郁。

“你昏迷了十几个小时,应该饿了吧?我这有刚买的方便面,给你泡一碗?”刘天明转身去打开那个大塑料袋,掏出不少泡面、卤味、水果,其中居然还有一大块为玄罡准备的冻生牛肉。

“谢谢了,我不饿,蒲远的酒会是不是圆满结束了?”宇文歪着头望着刘天明的背影。

刘天明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道:“还行吧,虽然你这么折腾了一阵,但蒲远出来打了圆场,宾客们就一直以为我们是在做一种行为艺术的表演。也许蒲远做事向来喜欢出人意料吧,大家都没有怀疑什么……”

刘天明说到最后,声音里略带了一点迟疑。宇文警觉地问道:“真的完全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

刘天明回头看了宇文一眼,接着说道:“有一个钢铁行业的李老板在酒会结束之后到处向人询问他老婆的下落,四处遍寻不着,也就算了……”

“你说的是不是朱灵?她不见了?”顾青好奇地插上一句。

“嗯,就是那个朱灵。”提到那女人,刘天明就没好声气。

“这个朱灵,向来贪玩,大概是缠上了某个帅哥,先退场寻欢去了吧?”顾青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刘天明可不这么想,他严肃地说道:“那位李老板没追究,我们也不便说什么,但我可是派遣了不少同事守住腾龙大厦的所有出口的,那么胖的一个女人,随便是谁见了都会印象深刻,我的同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见她从大厦里出去过!而且,据小李说,昨天晚上酒会散场的时候,蒲远的神情也很不对劲,大家都很热情地向他辞别,他却有些魂不守舍,笑容僵硬得厉害。”

宇文轻咳了一下,开口问道:“刘队,你昨天晚上有没有伤到手?”

顾青和刘天明同时把目光对准了宇文的脸,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惊讶,因为昨晚顾青对刘天明说过相同的话。

“你也看见刘天明手上的血迹?”顾青的脸色有些发白。

“你的左手……洗干净了?”宇文看了看刘天明的手。

刘天明慢慢抬起自己的左手,“我……是不是又碰到了什么只有你们才看得见的东西……可我只不过摸了一下电梯的厢壁而已啊?”

宇文的表情越发地沉重了。

刘天明走到病床边,一字一顿地对宇文说道:“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关于你的事情,顾青已经全部告诉我了,你别怪她,是我逼着她说的,自从看见那截巨大的断尾,我就有些相信你们所说的话了……也许,真的有某种非自然的力量存在吧,黄泉引路人!”

宇文听到刘天明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时,身躯猛地一震,就连趴在床下的玄罡,也一下支起了耳朵。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好一会儿,才突然睁开眼睛,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