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渎职

蓦然间面对杜听涛,私闯办公室的顾青险些叫出声来,还好刘天明反应快,一把捂住了顾青的嘴!

顾青细微地哼哼了两声,神情惊恐地看着刘天明。

刘天明举起食指放在唇边,示意顾青安静,旋即将手指掉转方向,指了指仍坐在床上的杜听涛。

刘天明不敢用手电直接照射杜听涛,只将手电光芒照向白色的屋顶,借着反射下来的微光,顾青强压剧烈的心跳,再次将视线投向杜听涛。

杜听涛似乎完全没有察觉有外人闯入,继续保持着那盘腿打坐的姿态。他身着白色衬衫,领口和袖口都已解开,双手下垂,自然地摆放在床上,只是额头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胸襟前也被汗湿了一大片。

顾青刚看见杜听涛时,他的面部表情甚是痛苦,嘴角边的肌肉扭曲得厉害,待到顾青壮着胆子打量他一会儿之后,他的表情竟然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地变得平稳绵长,显然是进入了深度的睡眠。

刘天明用目光示意顾青退出去,两人又蹑手蹑脚地出了小隔间。顾青急着离开这里,慌忙向门边走去,刘天明心细,口中叼着小手电,又蹑步走到大班桌前,将顾青先前翻阅过的文件档案恢复成原样。

直到刘天明和玄罡也一同走出办公室,将房门重新反锁之后,顾青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她拍拍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杜听涛怎么会这么诡异地坐在小房间里?”刘天明微笑着说:“你是第一次干坏事吧?呵呵……多干几次就不怕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顾青拧着脸。

“哈……又没被抓住现场,怕什么?不过……难道杜听涛就是宇文树学所说的那位道家高人?”

“说不定就是他!你看外屋还有好大一幅‘论道’的书法。”

“嗯……还有这条玄罡,也是个怪物啊……它那一招,是在给我们指路吗?”刘天明低头看看玄罡,玄罡没理他。

“这我又哪知道啊?还是去问宇文吧,顺便告诉他,我们大概是找到他的救命恩人了。”

“别忙,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进杜听涛的办公室,刚才不想知道,现在我很有兴趣了!”刘天明正色说道。

“这……确实只是与我们公司有关,而且还只是猜测而已。”

“说说吧,不碍事的。”刘天明摸出香烟,点上一支,看来是存心要听听顾青的理由了。

顾青尴尬地一笑,说道:“即使要说,也得换个地方吧,在别人的办公室门前谈论别人的是非,不好吧?”

刘天明吐出一个烟圈,闷声闷气地说:“行,我们换个地方,今天已经看见一些奇怪的事情了,不如早点回去休息,欲速则不达,有些事情急也没有用。”

顾青想了想,也就不再坚持去查看其它的房间。

与大楼内由中央空调抽送的空气相比,户外的空气倍显清新,顾青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开始向刘天明解释自己调查杜听涛的原因。

“我怀疑……嗯……仅仅是怀疑,杜听涛可能有比较严重的经济问题!”

“哦?”

“喏,在你身后的这栋腾龙大厦,前期施工加上后期的装修与配套设施,共耗去腾龙集团1.9个亿。”顾青的声音有些沉重。

“你们腾龙集团真够财大气粗的,这样的楼你们在国内好像还有好几栋吧?”刘天明叹道。

“从账面上来看,每笔资金都落实到了实处,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腾龙大厦,有很多隐藏的缺陷,怎么看,也感觉不到这近两亿的资金花得物有所值。”

“啊……有什么缺陷呢?而且,这又和杜听涛有什么关系?”刘天明不解。

“这就是我调查杜听涛办公室的原因啊。杜听涛在腾龙大厦修建期间,正是基建办的负责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