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空雷

在黑暗中不停奔跑的刘天明,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兔子,一只正被饿狼追赶的兔子。

做警察这么多年,从来都只有自己去猎捕犯人,哪会想到自己也有拼命躲避追捕的时候。

终于明白了,为何不少穷凶极恶之徒,被自己抓住铐上手铐时,脸上的表情一半是绝望,一半却是解脱后的轻松。逃命,实在太难受了……

不出所料,宇文的那通电话铃声指引着凿齿冲进了宴会大厅,一番狼狈地周旋后,刘天明只得引着它离开大厅,继续在顶楼里兜圈子,宴会厅里只留下一地被砍成碎木块的餐桌。

他既不能放任凿齿离开大厦,也不能向警局请求援助,总之,不能再让人类出现在这家伙的面前!怪物将整条猪肉轻易斩成几截的情景,坚定了刘天明的想法。只是,无论他藏在哪个角落里,凿齿的脚步声总会不紧不慢地在附近响起。这怪物,不知道疲倦的吗?

金、木、水、火、土……凿齿难道真是如同孙悟空一样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就连强横如孙悟空,也还有个害怕烟熏双目的病根……刘天明胡思乱想着,脚步却丝毫不敢放慢。蓦然一声惊雷乍起,震得刘天明的耳膜嗡嗡直响,室外的这场大雨,倒是越演越烈了。

雷声似乎让刘天明想起了什么,他心念电转,突然停下脚步,站在了楼内的一面观景窗前。他一把拉开大窗,风雨顿时呼啸着扑打在他脸上,上身的衣衫瞬间就被雨水溅湿了,刘天明打了一个激灵,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凿齿转眼之间便出现在刘天明身后,距离已不过十步,刘天明一脚踢开身旁的一扇小门,那是间小小的储藏室,其中散乱地堆放着许多餐饮用具。刘天明匆忙地在其中翻找,很快找出一件物事。他将这东西夹在腋下,正想返身出门,凿齿的高大身躯已经堵住了门口。

谁知刘天明未有丝毫迟疑,竟然弓腰俯身,快速向凿齿冲去,眼看他就要撞上凿齿的尖牙,他却猛地伏地滑行,借着自己上身湿衣减少了摩擦,极快地从凿齿的胯下穿了出去。

刘天明这一招太过突然,凿齿也没想到他会甘受胯下之辱,待到它反应过来扭转身时,刘天明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喝了一声:“狗杂种,我今天就和你再赌一把!”说完,刘天明又撒开脚步,直奔去向楼顶天台的阶梯。

冲上平台的瞬间,刘天明发现暴风雨的猛烈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像,在这个降雨量偏小的城市里,似乎还从未有过如此偏激的暴雨天气。那浓密的雨点有如一条条细小的鞭子,使劲抽打在刘天明的脸上,使得他就连睁开眼睛也要费上一番力气。漆黑的天空中雷电交加,每一道闪电撕裂黑暗后,仅仅间隔一两秒钟,巨大的雷鸣就会轰隆震响。与大自然的震怒天威相比,昂立在天台上仰望无尽暴雨的刘天明,显得异常的渺小。

随着通往天台的铁栏门撞在墙上的响声,凿齿的身影也出现在天台上,一条电光划过,凿齿的白色尖齿反射出绚丽光芒,刺得刘天明的眼睛一阵生疼。这将近百米高空中的空旷平台上,似乎已经没有刘天明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刘天明没有选择继续躲藏,而是对着凿齿大声怒吼:“来吧!狗杂种,来做个了断!”

凿齿挥舞着大盾向刘天明扑来时,天空中闪电与惊雷的间隔已经不到一秒了。刘天明的脸部与裸露的手臂表面都仿佛有一群蚂蚁在爬动,阵阵酥麻的感觉在神经间游走。他清晰地感到,雷暴已经非常接近了!

刘天明飞快地奔跑到天台边缘,那里有一圈防止人跌落高楼的半人高水泥围栏。他刷地一下展开了手中的东西,那冒着生命危险从储藏室里找到的东西,居然是几张一次性塑料桌布!刘天明极其快速地将桌布裹住全身,翻身坐在了围栏上。双脚离地之后,他又并拢双脚,继续将自己的两腿也用塑料桌布包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