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图局

刘天明风风火火地闯进病房那一刻,宇文和顾青不由自主地各自向后退了一些,虽然他们两人并没有任何接触,但刚才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普通人之间的心理安全距离。

两人刻意地后退,让刘天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他还是把泛起的不悦压了下去,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都在啊?”刘天明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到二人身边。

“嗯?你查到什么了?”宇文的注意力一下集中到刘天明这边。

“顾青在蒲远办公室看见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啊?”顾青睁大了眼睛,难道费尽心机才找到的线索又要断了?“你确认真的不见了吗?你好像看不见那东西吧?”

“我确实看不见,但我用脚把蒲远的办公室能走的地方都踩了一遍!宇文,你对尸体失踪有什么看法?难道对方已经察觉我们发现了尸体?”

宇文低头沉思,并不答话。

刘天明又扭头看着顾青:“对了,顾青,你认识一个叫宋巧稚的女人吗?”

“不认识……”顾青摇摇头。

“嗯,你才到这里没几天,不认识也正常,这个女人曾经是你们腾龙的财务主任,但现在失踪了!”

“失踪?”顾青一下摸不着头脑,“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这可能和你想调查的那件事有关!”刘天明把自己调查离职人员档案时发现的情况和在蒲远办公室里看见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顾青对蒲远在相框里藏照片的事情很有些震惊,虽说下面的普通员工们喜欢乱传老总的绯闻,但真正经常接触蒲远的高级经理们都在私下认可了蒲远的模范丈夫资格,蒲远与发妻文玲的感情一直很好,加上有个可爱的女儿蒲遥,顾青一直认为这个家庭是牢不可破的。这半路杀出的宋巧稚,又是个什么人物?

“由于宋巧稚长得非常漂亮,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当时我一眼就认出,蒲远在相框里藏的正是宋巧稚的照片,其实一个公司的老总和漂亮的女下属发生点桃色关系也属正常,就算让我这个不相干的外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蒲远异常慌张的神情难免让人有些起疑。为了稳住蒲远,我先对他表了个态,告诉他大可不必掏出腰包来对付我,腾龙大厦曾经发生的怪事公布出来只会打击群众对公安部门的信心,对我又没什么好处,我暂时是不会对外面说的,让他吃了个定心丸,然后我才打趣地说他艳福不浅,是不是在哪里金屋藏娇?蒲远以为我不知道宋巧稚的身份,也就放松了下来,随口敷衍了我几句,心不在焉地胡扯什么还是男人了解男人。我又装出一副好色的样子问蒲远,能不能介绍这位美女来认识一下,谁知蒲远的神情顿时黯淡了下来,长叹一口气后,说这位美女已经不知去向,恐怕再没有机会能见到她了。我看他不像在说假话,现在恐怕真是见不到这位美女了。这更让我怀疑,宋巧稚的失踪与你所调查的经济问题有关联。莫非这事蒲远也有份?可别又出了个褚时健……”

宇文并不知道顾青怀疑杜听涛贪污的事,刘天明说的话他倒有七八分听不懂,便忍不住开口向刘天明询问。

刘天明故弄玄虚地对宇文说道:“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就不必管了。”

顾青白了刘天明一眼,把自己怀疑杜听涛贪污的事告诉了宇文。

“原来还有这么一桩插曲……”宇文又自言自语地低下了头。

“这个……宋巧稚,腾龙的前财务主任,你怎么就一口咬定她是失踪呢?”顾青还是不太明白刘天明怎么得到的结论。

“大概是因为我从来都是处理恶性案件吧,直觉总是向着人性本恶的方向推断。”刘天明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我曾经向陈词打听过宋巧稚的去向,他也是一问三不知,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于是,我回去试着在基层派出所查阅了去年的失踪人口登记表,果然,宋巧稚的父母曾在去年三月报过案,说女儿失踪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