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传说

“断龙台?”乍一听闻这个名词,顾青立即联想到宇文一直寻找的怨气根源,后面的谈话,似乎很有必要让宇文听一听。她假装伸手在自己的手袋里拿纸巾,却偷偷用手机拨通了宇文的号码。这一手,倒是跟宇文学的。

魏仁朝没有注意到顾青的小动作,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听顾小姐口音,不是本地人,知道我们这里有一条泾河吗?”

“不知道……”顾青才来这里十多天,哪里知道什么泾河。

“这条泾河,是渭河水域的支流,而渭河,则是黄河最大的支流,渭河本已混浊,但与泾河相比,却又远远不及。泾河上中游流经黄土高原,夹带大量泥沙,色泽污浊,但自古以来,陕甘两省不少农田的灌溉,都得依靠它。”

“哦……泾河,渭河,我们常说的泾渭分明,就是自此而来吧?”顾青问道。

“顾小姐聪明。”魏仁朝看顾青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赞许。“唐代诗人杜甫所作的《秋雨叹》中有这么一句,浊泾清渭何当分,说的便是泾河与渭河交汇之处浊清分明的景观。”

刘天明自幼在此长大,对泾河自然很是熟悉,他在一旁冷笑了一声,说道:“到现在也还是泾渭分明,只不过拜工业污染所赐,泾河是黄的,渭河倒是黑的。魏老先生,不要再上地理课了好不好,赶紧归入正题吧。”

顾青使劲白了刘天明一眼,又抱歉地笑着对魏仁朝说:“他是个粗人,魏老先生不要与他计较。”

魏仁朝哈哈一笑,倒也不生气,“小伙子说得没错,题外话扯的是多了些。其实一切的起因,都落在这泾河龙王的身上。”

“泾河龙王?”顾青和刘天明同时叫了一声,只不过顾青的语气是惊讶,刘天明的却是愕然。

至此,魏仁朝再没有中断说话,讲述了一个很是神奇的故事。

唐贞观十三年,长安城里有位课卦的先生,名叫袁守诚,专为人算命,据称能知阴阳,断生死。这人的来头倒也不简单,是那当朝钦天监台正先生袁天罡的叔父,而袁天罡,则是唐朝有名的星相家,曾经发明了流传至今的称骨算命法。

有一群在长安城外靠泾河吃饭的渔人,每日孝敬袁守诚一尾金色大鲤,袁守诚便会指引他们在何时何处下网捕鱼,必然网网不落空,捉去许多泾河的水族。不知道怎么的,这事传到了泾河龙王的耳中,它一怒之下,化身为一个白衣秀士,潜入长安,寻那袁守诚的麻烦。

袁守诚在长安西门繁华大街上卖卦,生意自是十分兴隆,泾河龙王寻到卦摊前,本想当场发作,却被袁守诚先生清奇不凡的相貌所震慑,于是收了轻视之心,向袁守诚问上一卦。

先生问曰:“公来问何事?”

龙王曰:“请卜天上阴晴事如何?”

先生即袖传一课,断曰:“云迷山顶,雾罩林梢。若占雨泽,准在明朝。”

龙王曰:“明日甚时下雨?雨有多少尺寸?”

先生道:“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龙王笑曰:“此言不可作戏。如是明日有雨,依你断的时辰数目,我送课金五十两奉谢。若无雨,或不按时辰数目,我与你实说,定要打坏你的门面,扯碎你的招牌,即时赶出长安,不许在此惑众!”

先生欣然而答:“这个一定任你。请了,请了,明朝雨后来会。”

泾河龙王自认身为司雨龙神,那凡人袁守诚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先知道天上下雨的时辰,这场赌赛,自己定是赢了。谁知刚回到泾河水府,天上便下令明日雨降长安,降雨的时辰与水量和袁守诚所言不差分毫。龙王虽然大惊失色,叹这世间竟有如此通天晓地的能人,但它性情极刚烈,怎也不肯轻易服输,那争强好胜之心让它晕了头,竟然决定私下更改降雨的时辰,又克扣了雨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