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凶艳

顾青与刘天明赶回了医院,推开病房门时,宇文树学竟然在试探着下地行走!

“哎?你怎么就下床来了?医生还没说你能下地啊!”顾青忙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宇文。

宇文试着在唇边挤出一个笑容,故作轻松地说道:“腿早就不疼了,趁早下地做恢复训练啊。”

“你逞什么能啊?你才躺了几天?”刘天明走到床边,不轻不重地用脚踝撞了一下宇文的小腿。

“啊哟!”宇文痛叫一声,一个踉跄,差点向前扑倒。

“你干什么啊?”顾青朝着刘天明大叫起来。

刘天明反倒一幅无辜的表情,说道:“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现在还没到能下床行走的时候。”

“行了行了。”宇文倒吸着凉气,“我自个的身体我最清楚,即使我比一般人恢复的要快些,现在也确实不适合下地,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啊!”

“今天给你打的那个电话……你都听清了吗?”顾青问道,听起来,宇文的口气不像魏仁朝那般绝望。

“嗯,我都听见了!没想到包围整座大厦的怨气根源竟会是泾河龙王作孽!”下地行走似乎很有些痛苦,宇文一边说话,一边喘着粗气,“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我与浑沌两次交手,都发生了无法解释的怪事。”

虽然没有说话,但扶着宇文的两个人都支起了耳朵,等着宇文说出解惑的答案。

“浑沌本是没有耳目爪鼻的,宴会那天我第一次与其交锋时,它竟能突然探出一只大爪格住我的致命攻击,而第二次,也就是顾青亲眼目睹的那次,我又被那爪子从空中拽下来摔在地上,并且,浑沌之前的表现,也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完全不像没有眼睛的怪物!”

“嗯嗯!”顾青连点了几下头,酒会那天惊心动魄的一战,已牢牢印在她的脑中。

“那爪子,是龙爪!上古魔兽浑沌被泾河龙王附身控制了!”宇文一字一顿地说道。

“附身控制?”刘天明一时间还不能理解宇文所说的话。

“唉……我真是糊涂,当时浑沌被顶楼天花板上的纯阳困兽符困住时,它剧烈颤动的身躯里就曾经抖出一段白色的影子,那时侯我就应该想到,浑沌体内另有乾坤。”宇文用劲拍了一下脑袋,“浑沌的真身是一条巨蛇,可能就是龙王选择附身于它的原因。”

“龙王为什么要借助浑沌的身躯才能出来行动呢?”刘天明问道。

“我猜想,虽然这腾龙大厦已经没有了镇灵的作用,但泾河龙王的幽魂被压制的时间也太长了,似乎一时也还不能立即恢复它曾经拥有的力量,它需要借助一个灵体来施展行动,而浑沌,就是一个极好的灵体!不过……”宇文话锋一转,“魔兽浑沌的出现可不是当年的魏徵所能预料的,如果泾河龙王不依靠灵体就无法作祟,他又何必布下这文王八卦,恐怕泾河龙王很快便不再需要这个灵体也可自由行动了!不知我们还剩下多少时间?而上古魔兽不断在断龙台出现,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我们究竟要怎样才能对付这泾河龙王呢?”顾青急切地问,她只觉得自己每向断龙台秘密深处迈进一步,就会看见更加浓厚的一层迷雾。

“不知道……”宇文的声音里充满了犹豫。

顾青第一次在宇文的眼睛里看见了交错的迷茫与恐惧,她并不知道,此刻的宇文,突然回想起他第一次与浑沌交手时的情景,那笼罩浑沌全身的黑色绝望气息与威严的君王气势,无论何时想起,都能让宇文浑身剧烈一颤。

“或许……我应该再去找那位魏仁朝老先生谈一下……”宇文咬了一下牙,又开始强迫自己在病房内行走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