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合力

桌上的电话陡然间叮铃铃地响了起来,声音虽不大,却把心中本已是一团乱麻的宇文弄得慌了手脚。宇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饶是他机智过人,竟也不知该如何收拾面前这被宋巧稚搅得混乱不堪的场面。

倒是一旁的玄罡显出了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它快速奔到门边,一下就将办公室大门给撞关上,旋即叼起被甩到沙发上的顾青衣装,盖在仍昏迷的顾青身上。

宇文迷糊了好几秒钟,才想起电话铃声恐怕会惊醒顾青,倘若此刻顾青醒转,他该如何向顾青解释为何她身无寸缕,自己却守在她身边?

宇文忙不迭地扑过去提起了电话,话筒那端却挂掉了。他长吁了一口气,小心地将话筒放下。玄罡站在屋角的小门前轻吠了一声,提醒宇文那里还有一个倒霉的家伙。宇文皱着眉头看了看面朝下扑倒在地上的刘天明,决定还是先将刘天明弄醒,多一个证人,才方便向顾青解释。

谁知刘天明竟怎么也弄不醒,宇文拍打他老半天,甚至将顾青桌上的半杯残茶泼到他脸上也无济于事。宇文在扶起刘天明时,隐约摸到他后脑上有一个被钝物撞出的血肿,别是被宋巧稚打伤了头吧?他一下担心起来,便想把刘天明背出楼外召救护车急救。

就在宇文背着刘天明,慢慢扶着墙向办公室大门走去时,顾青醒了!

当她看清自己身上只盖着一件外衣时,她发出了一声极尖厉的惊叫!

宇文没料到顾青这么早就醒转过来,被这声惊叫吓得手一哆嗦,将刘天明给摔到了地上。刚才还死活弄不醒的刘天明被这么一摔,竟而也醒了!一时间,六只眼睛对在了一起,一双惊讶,一双羞愤,一双却是无比的尴尬……

最初的混乱总算过去了,此时的顾青正穿戴整齐地坐在咖啡馆里,小口地嘬饮着卡布其诺咖啡,面前并排而坐的两个男人的眼神却都有些漂浮不定,不敢正视顾青,一人只顾着用小勺不停地搅拌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另一个却在把一块又一块的方糖给捏成了粉末。

虽然两个男人都不约而同地隐瞒了宋巧稚勾引他们时的细节,但顾青还是隐隐约约猜到自己这个从未谋面的鬼魂姐姐,利用自己的身体做了些很不合适的事情,至于其中的详情,她一个女孩子家,又怎好意思开口细问?

“她……真的说……她是我姐姐?”宇文详细解释了很多,顾青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

“是的,她能附身于你,就已经证明了她与你的血缘关系。照她的说法,当年你的父母刚生下她,就将她狠心抛弃,而八年之后,才又有了你……这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你的父母知道了。”宇文答道。

“我的父母……过世那么多年了,哪里还有机会知道他们当年做过些什么……”顾青轻叹了一声,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父母会如此狠心。

刘天明抚摸了一下后脑勺,头还有些晕,那里留下的血肿是宋巧稚用顾青桌上的镇纸敲出来的,虽说当时刘天明已经察觉面前的不是顾青,甚至举起了手枪。但自幼习武的他,竟会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随手打晕,可见当时他在宋巧稚的引诱下,也已是意乱情迷了。想到这里,刘天明的脸上一阵发烧,还好咖啡馆里灯光昏暗,顾青并未看出他的神情变化。

“不过……我在梦中见到的妈妈才二十二、三岁,就连我自己也从未见过那样年轻的妈妈,若不是宋巧稚见过她年轻时的照片,是绝对无法让我产生这样的梦境的。”顾青再仔细思量片刻后,已然相信了七八成。她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无法言表的亲情,多年未享受到家庭温暖的她,蓦然间知晓自己竟然有一个姐姐!那种惊喜交加的感觉,甚至冲淡了宋巧稚可能会对她不利的危机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