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救解

顾青手足无措地站在大厅门前,自己不过逃开了一会儿,宴会大厅内就变得一片狼藉,远处紧闭双眼的刘天明有小半个身子都埋在碎石堆里,额头上还在流血,稍近一些的宇文似乎也身受重创,正一点点地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至于玄罡,则用一种奇怪的扭曲姿势躺在地上……她非常想扑过去扶起宇文,但在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鲜血淋漓的浑沌……

在刚才短暂的逃离中,顾青曾对蒲远大概解释了一下所发生的情况。蒲远现在已经知道,面前这头巨兽就是造成腾龙大厦血案的元凶,而自己不幸因为长相酷似唐代皇帝李世民,又变成了巨兽攻击的首选目标。虽然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乘电梯下楼却又回到了顶楼,但晃悠着向他们爬来的怪物,已容不得蒲远去细想其它的事情了。

“顾青,你先走,我来对付它。”蒲远毕竟是个男人,第一次面对浑沌时被吓得失魂落魄,并没有妨碍他现在鼓起了反抗的勇气。

顾青急得直跺脚,两个身怀绝技的男人都奈何不了浑沌,蒲远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老板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凶残的魔兽?可现在又拉着蒲远向外逃的话,说不定绕个圈子还得回到这里来,也不知道那怪物究竟对自己施下什么魔法……再说,她现在也不愿意丢下受伤的宇文不管。

蒲远亲眼见到浑沌之后,终于明白此事绝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于是决定打电话报警,无奈上楼时来得匆忙,手机还搁在办公室里,现在情况危急,也只好东张西望,希望在附近找到什么能自卫的武器。当他看见那支曾经划伤玄罡的步槊时,他的眼睛不禁一亮,快步跑了过去。

自从蒲远又回到大厅后,浑沌一直是不慌不忙地看着蒲远,慢慢地向他靠近,蒲远向那支步槊跑去,它也只是慢悠悠地扭头跟了上去,看来龙王并不急于扑向自己的猎物,或许在解决掉宇文等人之后,龙王就认为再没有人能阻碍它的复仇了。

步槊被龙王打飞后,便颤巍巍地插在墙上,小半截槊柄都嵌进了墙中,蒲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从墙上拔出来。有长槊在手,喘着粗气的蒲远的勇气又多了一些,不过待到浑沌逐渐靠近蒲远之后,蒲远就后悔了——这怪物实在太大了,自己和它相比,根本就没有对抗的可能!

浑沌低下头凑近蒲远,猛地一呲牙,一排尖刀般的利齿吓得蒲远忙向后退,可背后就是墙壁了,蒲远紧贴着墙无路可退,只好鼓起十二分勇气,用力挺起长槊向浑沌刺去,浑沌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咬住了槊尖,蒲远一呆,想把长槊拔出来,却不过是蚂蚁撼大树罢了。浑沌稍一用力,那步槊的尾端就倒冲回去,一下顶住了蒲远的咽喉!蒲远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他拼命扭动身体,却挪不开半分。浑沌呲牙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后,一个威武的白色龙头影影绰绰地显现在浑沌脑袋旁边。

“竖子,尚识得老龙否?”龙王的声音里有一种按捺已久的激动。

“谁……谁认得你……你这怪物?”蒲远呼吸不畅,说话也无法连贯。

“李世民,枉你一世君王,到头来仍是敢做不敢当!”龙王大怒,浑沌又在槊柄上加了些力量。

蒲远开始翻起了白眼,他的肺部已经呼吸不到空气了。眼看蒲远就要无辜送命,宇文挣扎着强行运力,倾其所能投出一枪,可惜这一枪既无力道,也失去了准头,歪歪斜斜地落到浑沌身旁穿地而去,不知所踪。

龙王回头扫了一眼宇文,阴森森地一笑,又转头对蒲远说道:“汝既自称九五之尊、真龙天子,偏又不会飞升变化,为何敢蔑我为业龙……且让你瞧瞧真龙的手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