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折戟

晚上八点三十分,最后一台电脑通过了宇文的测试,做好了准备工作。

宇文擦了一把汗,对刘天明点了点头,刘天明会意,立即打发信息部的同事们回家,年轻人们连续干了六七个小时,也都疲惫不堪,刘队长肯放他们回去,正是求之不得,一转眼功夫,就全部离开了腾龙大厦,整栋楼里,就只剩下宇文他们四人。

“还有半个小时,我所设计的这个后天八卦阵就要运转起来了。由于时间紧迫,宇文来不及将符文变换用软件编程自动运行,所以我们只能用人工方式来干预几个关键节点的变换了。”魏远征清了清嗓子,仿佛是在课堂上给学生们上课,“这个阵法的外观为正一符,内阵则是由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所组成,泾河龙王一旦入阵,将由休门堕入,经转杜门、惊门、伤门,最终陷入死门。宇文必须守在六楼的死门,给予龙王最后的致命一击,我和顾青则守在杜门和惊门的交界处,也就是二十三楼,而十二楼的伤门,就由刘天明来掌管。”

“刘天明,你掌管的伤门非常重要,龙王很可能会在伤门垂死挣扎,滞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你可千万要守好了,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要优先守住电脑的正常运作。”宇文中途突然插了一句,特别嘱咐刘天明。

刘天明应了一声,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魏远征的操作演示上。魏远征简单地将电脑所需要的操作给顾青和刘天明讲解了一下,其实操作相当简单,无非是按照固定顺序切换一下几台电脑的显示状态。

宇文仍想对刘天明说点什么,但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剩余时间已经不多,四人分手后,迅速赶到自己所负责的位置。

顾青和魏远征两人都在二十三楼,由于浑沌作乱,二十三楼的办公室有一半都变成了废墟。下午布置到这里时,不但电脑数量不够,原有的网络设施和电源都受到了严重破坏。偏偏这一层所需要的电脑又特别多,宇文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把这里按图纸要求架设出来。

一抹月光从窗外照入,淡淡的白色洒在顾青身上,顾青所站位置的附近,恰是清晨陈词丧命之处,地上那长长一道血痕,在月光下很是触目惊心,顾青不忍再看,把脸扭向了窗外。

窗外,一轮皎洁的圆月正高挂夜空,柔和的月芒与星光交映,使得城市仿佛披上了一件银色轻纱。

“蓝月……”顾青轻轻念叨着,龙王复生在即了吧?

“起风了!”离顾青不远的魏远征突然叫了一声。顾青一怔,再放眼望去,果不其然,只这一瞬间,天空就出现了变化。一片不知从何而来的厚重乌云,正急速御风卷来,转眼便铺天盖地,完全吞没了皎月与星空。一股冷风陡然从没有玻璃的窗户灌了进来,吹得顾青睁不开眼。

“云从龙,风从虎,龙王要起身了!”魏远征又大叫起来。

“咔……咔咔……”步话机里一阵电流声后,传来宇文的声音,“各就各位,八卦阵开始运转!”

顾青快步走到一台电脑前,屏幕上光芒四射,显示出两个鲜红的篆字,顾青又向左右望去,发现各台电脑显示的篆字都各不相同,她连蒙带猜,大概看出其中几组字,分别是天牢、司命,还有勾陈什么的,其余的就都不认识了。

又过得一刻,风越发的急了,地上的纸张文件碎片开始漫天飞舞,偶尔有一两片扫到顾青的脸,竟是隐隐生痛!顾青紧张的不行,也不知宇文布下的这个符咒是否真的能克制龙王。

突然,屋角现出一团白光,伴随风雷之声,一个硕大的龙头从白光内探了出来。泾河龙王长须倒卷,黑气冲天,对着魏远征和顾青就是一声怒吼:“兀那匹夫!怎敢用此邪法迫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