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一

宇文,见信好。

这里的天气变凉了,不知你现在身在何方,是否又和玄罡流落街头了,还是很幸运地在某个温暖的屋子里睡大觉?

最近的生活很混乱,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倒好,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留下一个烂摊子让我收拾。

昨天抽空去刘天明的墓上看了看,感觉不太好,因为那个墓碑下什么都没有,连个衣冠冢都算不上……

腾龙大厦要准备重建了,这次我决定请魏家的父子俩都来参加新大楼的设计工作,我想他们会做得很好的。

给你说个事,上周公安局把我叫去了,交给我一本厚厚的日记,是从陈词家中搜出来的。这本日记我看了很久,在日记的字里行间,陈词表现了太多对现代社会的不满,我从未想到象他那样看上去很乐观的人,内心却是那样的苦闷。他讨厌杜听涛,讨厌蒲远,甚至讨厌我……在他的眼中,我们极力地扩张自己的事业,却从未想过为社会做点什么。警察中有懂得心理医学的,说看陈词的日记,能感觉到他有些轻微的偏执症。

但在最近半年的日记记叙中,却另有一番变化,自从他在杜听涛手中拿到那一千万之后,便常常在深夜外出,到城市里贫民聚集的地方,任凭自己的喜好,向那些穷人散发钱财。他似乎对这事乐此不疲,甚至在日记里制定了一个庞大的散财计划……

负责这件案子的人都笑着对我说,他以为他是谁?蝙蝠侠么?可我却笑不出来。

陈词在日记中反复提到青年时期四处游历的那十年,我想,大概就是他在寻找上古魔兽的那十年间,看到了不少穷苦、饥馑和疾病,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所作所为。

陈词的日记中从未提到自己修行道术,御控魔兽的事情,这是你们修行法术之人的行规呢?还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修行并不是一件很成功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追回来的那笔钱还剩将近九百万,一直单身的陈词并没有用这些钱给他自己添置什么,他家中陈设没有一件是新的。

我在将这笔钱归还给腾龙集团的时候,给新成立的董事会提出了建议,希望他们能从收回的资金中拿出一部分资助公益事业,即能提高腾龙集团的企业形象,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帮陈词了却一点心愿吧。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所看见的事情,全都与我想像的不符合呢?无论是人,还是事,它们……都不是它们应该有的样子!

唉……问你也是白问,你从来都不回信的……

夜深了,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