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莲半信半疑地走近前面那幢不起眼的竹屋──

「有人在吗?」她试着在门口问上两声。

没人回答。水莲推开门进去。

一推门进去,水莲就愣住了──屋子里竟然全是书。

「天啊!这么多的书全是三阿哥的?这些书要几辈子才念得完碍…」她喃喃自语,沿着一列列的书柜,在屋子里绕起圈子。

这竹屋外表看起来不起眼,里头却很大,除了书之外,几件珍画、古物嵌在酸枝壁架上,书籍陈列有条不紊、丝毫不觉得壅塞,屋内采光明朗,布置十分清幽、素雅,屋前肿了几株陶菊,屋后邻着一湖碧波池水,一推开窗子,就是水北粼粼,让人身心舒畅。

「没有人碍…」水莲前前后后绕了竹屋一遍,没见到半个人。

「肯定是他又骗我了!」

她皱眉头叹口气,正打算要离开这问满是书的屋子,一个黑影忽然从屋子里晃出来──「吓!」

水莲被黑影吓得倒退三步,等看清楚了黑影是什么,她叫了出来「怎么又是你!」

又是刚才那个男人,他怎么老吓她!

水莲有些气忿地瞪着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对一个陌生人生气。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不胆子怎么这么小!」德焱讪笑着,不怀好意地嘲弄她。

水莲没理会他坏心的撩拨,只想着他老骗她。

「你不是走了?三阿哥人呢?你为什么……为什么老爱骗人!」

德焱走过来,悠哉悠哉地坐在竹椅上。

「我骗了你什么?」他问,一手支着额,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你说要带我去找三阿哥的,可是──总之我不跟你说了,我知道你故意骗我的,我……我要走了!」她转身要走出竹屋。

「站住!」

他叫住她,水莲没理会,自顾自地往前走。

德焱往下说:「你不是要找三阿哥吗?人都在你面前了,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

水莲站住,倏地转身,疑惑地问:「三阿哥在我面前?」她呆呆地问,然后突然省悟过来──

「你说你是三阿哥!?」她睁大了眼,愣愣地瞪着他瞧。

她被耍了吗……还是他又骗她?

做不是病得很重、快要没命,连拜堂都要叫人替代的吗?

天老爷─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一个「病危」的人能健步如飞、还能这样整她。

似乎看穿她的不信,他阴沉地敛下眼,慢条斯理地道:「我说过,没人能进这座园子。」

水莲呆呆地愣了许久,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你就是……三阿哥?那你为什么捉弄我?」她傻气地问他。

「是你不够聪明。」他没啥表情地去下一句。

水莲楞住──这是什么话?

她知道她是不聪明,可明明就是他太坏了,故意捉弄她的……

「你不是病得快死了吗?谁知道你体力这么好,我瞧你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她低着头,咕咕侬侬地道,嘴里念念有词地嘀咕。

亏她还好心要煮东西给他吃,投想到她要帮的,竟然是个这么没良心的人。

「我说过我病了?」他瞥了她一眼,已经听见她背地里说的话。

水莲倏地抬起脸,知道他听见了,脸色微微红起来。他不但没病,耳朵还好得很,连她这么小声说的话,他竟然都听得见。

「你是没说过……可京城里的人都传说你快──」她话说了一半突然打祝原是想说他就快死了,可她一向善良老实,就算被捉弄了,仍然不忍心诅咒他。

「快什么?说下去!」他挑起眉眼。

「你……你没事就好,我要走了!」水莲硬着头皮往回走。

「把话说完再走!」他突然凶起来,冷着声喝住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