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自从阿璃带着地出宫去找三阿哥之后,水莲没再见过他,可三阿哥终归是她的「夫君」,她总得关心、关心他的,她到马房去问过小豹子,小豹却支吾其词,一脸有口难言的模样──

「少福晋,我说您就别再问我了。小豹子我虽然有一张嘴,可也只有一个脑袋啊!」他拐着弯说。

小豹子的话再明白不过──不是三阿哥下令,不许他再多嘴,就是他知道水莲是少福晋后,说话就小心多了。

水莲问不出个所以然,也没法找到三阿哥,她虽然成天想着额娘,可也不敢贸然地出宫去。可阿璃却不死心,每天来问一遍三阿哥的消息──

「我说,那一回我带你去「逛窑子」后,你当真没再见过我三阿哥了?」婳璃每天来问一回,非要打探到她认定是个「进展」的消息不可。

上一回没能大闹妓院的事,她回去告诉了太后奶奶,谁知道太后奶奶竟然回她一句──「这是意料中的事!」

害她觉得那天到妓院去大闹一场简直是做白工;她又不是小村姑那个傻子,岂有做白工的道理!?非得拗到她满意的结局不可!

水莲摇摇头,到这时候她才知道,那天阿璃带她去的地方就是三娘口中提过的「窑子」。

事实上水莲是没再见到三阿哥。

从那回以后,三阿哥何时进出禁宫她全不知情,好象就是故意防着她的。

可她没把这话跟阿璃说,在她想来,这是她和他的事,再怎么说他们是夫妻,也许他不把她当妻子看,可她没法子漠视她的「夫君」。

「依我看,三阿哥肯定是存心不见你!」婳璃下定结论。水莲虽然不说,难道她会当真不知道?要真是这样,那她这格格岂不是当假的!?

「存心?他为什么……存心不见我?」水莲想不明白,但隐隐约约也知道,他是当真不想见到她的。

「你想知道三阿哥为什么不见你?」婳璃神神秘秘地,好象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说。

水莲点点头。她当然想知道!他可以讨厌她,甚至不理会她,可他为什么连见都不想见她?

「因为他讨厌皇阿玛!」婳璃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婳璃突然冒出来的话让水莲楞祝有人会讨厌自己的阿玛吗?他和皇上之间,恐怕不只是单纯的「讨厌」两字那么简单吧?可就算他讨厌皇上,那同他存心不见她又有什么关系?

「我这么说,你一定觉得奇怪吧?」婳璃盯着水莲的眼睛,看出牠的疑惑。「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就到「兰芷斋」见一个人去!」

「「兰芷斋」?「你」让我见什么人?」水莲问。

她进宫个把多用了,因为无聊,这皇三爷的府邸她绕了无数遍,可「兰芷斋」是什么地方她却不知道。

「反正,有什么要问的,你到「兰芷斋」去就会找到答案了!」婳璃态度闪闪烁烁的,有点鬼祟。

「对啦,我还有事,刚才来这儿的路上,小果子说今儿个早上太后奶奶找我呢,我先走啦!」

「等等啊,阿璃──」

水莲还想间她「兰芷斋」该怎么去?那儿住的叉是什么人?可婳璃一溜烟地跑了,根本不等地把话说完。

瞪着巨璃爽定是是定背影,水莲喃喃自问:「『兰芷斋』?那儿会有什么答案?」

水莲不知道「兰芷斋」在何处,她问了府里唯一对她好的丫发小冬,小冬道:「少福晋,您刚进宫所以不知道,宫里是有个「兰芷斋」没错,可并不在皇三爷府里。」

「不在府里?那在哪儿?你能不能带我去?」

「我……我……」小冬支支吾吾的,面有难色。

「怎么了?你也不知道「兰芷斋」在哪儿吗?」水莲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