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莲睁大了眼,呆呆地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小傻瓜,闭起眼睛!」他似笑非笑,嘶声命令她。

水莲屏息着气儿,用力地闭上眼……她知道他不想要这个婚姻,可他说不算数是什么意思?她克制不住自个儿的胡思乱想……他先是轻轻吮吻她的唇,然后力道加重,舌头也探入她的嘴内,刺探她、吸吮她……

「明日起,每天早上辰时前到书斋,我教你识字。」

「你要教我识字?」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

「怎么?不想学?」他调侃,一面又撩开他妻子身上披的轻纱。

「想学、我好想学!可是……可是我不聪明,可能怎么也学不会的!」她太激动了,没留意到她夫君的不规矩。

德焱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神情忽然转为严肃。

「如果我不是三阿哥,你还会嫁给我?」他突然问。

水莲想了想,老实地回答他。

「如果你不是三阿哥,我大概不可能嫁你。不过现下我已经嫁了你,如果你将来不再是三阿哥,那我也跟定了你。」

德焱定定地盯着她,好半晌不说话。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水莲不安地问。

他终于摇头,抚摩她黑软的秀发。

「我是个阿哥,在这儿看到的肮脏事更深更广,或者,我不会一辈子待在这地方──记着你今天说过的话,总有一天……也许我不再是三阿哥!」

水莲凝望他阴黯的眼,思忖他话中的语意。

传闻中三阿哥因为身子弱,向来不管朝政,可他明明没病,身子还健壮的很,现在他又对她说这番话,也许他是当真不变理会朝政吧?

她忽然对住他绽开微笑。

「那更好,到时你就带我和兰娘娘到处去玩。听说扬州可好玩了……」

她话还没说完,德焱突然翻身下床。

「你走吧!明天记得过来学字。」他态度突然又变得冷漠。

「好……」

水莲乖巧地穿好衣服,走出书斋。

他突然生气,是因为她又提起了兰娘娘吧!走前她不放心地再望他一眼,看到他背对着自己,望着窗外出神……直到她走出去,倘始终背对着她,不发一语。

自从那以后,水莲每天早上到书斋去跟着她的夫君学识字。

现在,她已经会写自个儿的名字,虽然写得至歪斜斜,可连小冬都羡慕她,因为小冬也不识字。

水莲于是把她从德焱那儿,每日学来的单字,重复教给小冬,这下连小冬也会写她自个儿的名字。

这天她正在房里教小冬写字,园子外突然哭得呼天抢地的「陈大娘,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找回去看我爹最后一面……听到小春悲惨的哭声,水莲来不及放下手中的笔,就连忙赶到门外,小冬也跟着水莲出去。

「作梦!死丫头,你爹要死了又怎么样!?也不想想,你是卖进宫来的,要是府里每个丫鬟一日到晚都要回去见爹、见娘的,那我怎么管人!?」陈大娘刻雹狠心地道。

「可我爹就快过去了!要是我不回去,往后就再也见不着他了。」小春哭得好悲惨。

陈大娘哼了一声,无动于衷。

「我可管你们家是谁死了!想回去?简单?你问爷去,问问爷让不让你回去!」

「爷在书斋里,不见人的!你教我怎么求爷?」

今早阿兄来告诉她爹病重的消息,要她赶回去见爹最后一面!她末了陈大娘一早上了,可陈大娘的心肠是铁打的,明明知道她进不去书斋,硬是要她去求爷!

「喝,那更好说了!现下只少福晋能进书斋,你去求她,瞧瞧她帮不帮你!」

陈大娘知道小春向来跟她沉瀣一气,爷不在时,常刁难少福晋,现在这死丫头敢去求少福晋,少福晋会帮她才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