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慈宁宫「太后奶奶,您一定要去瞧瞧三阿哥那副德性……啧啧啧,哪里像从前的他?简直是变了一个人!」

婳璃回到慈宁宫,加油添醋地描述膳房的情形给太后听。

「嗯,我说璃丫头啊,你怎么又穿起阿哥穿的男装了?」天后挑起眉眼,凉凉地辍了口茶,反倒注意起婳璃的衣着。

婳璃愣了愣──糟糕,方才地匆匆忙忙地赶回来,急着要把看到的好戏说给大后奶奶听,就忘了换回格格该穿的宫装了。

「不是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老是把自个儿弄成这副不男不女的德性,将来谁敢娶你?」老大后继续叨念下去。

「我、我──不娶拉倒,反正我也没想过要嫁人!」婳璃停了一声,大剌刺地拿袖子搧凉风。

太后翻了个白眼。

「你方才说──你三阿哥怎么了?」她懒得跟这丫头扯,反正等办完了老三的事,就轮到这儿丫头。

「说起三阿哥他啊──」

婳璃矶哩咕噜的,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她三阿哥石破天惊的改变。

「真有这事儿?」老大后乐呵呵地道。

「璃丫头,你跟我打赌的事儿呢?这会儿肯承认自个儿输了?」

婳璃撇撇嘴。

「还不一定呢?皇阿玛跟兰娘娘的事悬在那儿,三阿哥迟早还是要跟皇阿玛摊牌,皇阿玛原本就不喜欢水莲,要是皇阿玛知道,水莲在三阿哥和兰娘娘之间穿针引线,水莲的命运肯定就悲惨了。到时候三阿哥要救水莲还是兰娘娘、怎么表态,那还是个疑问哩!」

「你会这么坏心,到你皇阿玛跟前打小报告去?」老太后挑起一眉一眼,似笑非笑地问婳璃。

「喝,太后奶奶,你当我是什么人,我十六阿──不是,十六格格有可能这么坏心吗?」婳璃拍胸脯道。

嘿嘿,她「从前」没那么坏心,这会儿可不一定了!

「那最好,你识相的话,可千万别告诉你皇阿玛。要知道,兰妃一直是他心头的疙瘩,他讳莫如深的忌讳。水莲穿针引线这事儿,千万不能教他知道,免得他大发脾气,置水莲和你那可怜又漂亮的兰娘娘于死地,加上你三阿哥那脾气,要是到时他为了她们俩跟你皇阿玛杠上,不知道这宫里又要生起多大的风波。」老太后装模作样地唉声又叹气道。

有那么严重吗?婳璃不以为然地想──太后奶奶肯定是故意吓唬她,好让她不敢跟皇阿玛乱说话去。

可话说回来,越是严重,越是有趣儿哩,嘿嘿!

看到婳璃那一脸贼样子,老太后不动声色地挑起眉眼……这小贼丫头可是她看着长大的,她老还会不明白,小贼丫头那一丁点儿心眼里有几点儿小坏胚?

她老是老谋深算,小贼丫头这块小嫩姜哪里是她这块老姜的对手!看来贼丫头好象变笨了,打从跟她打赌,自以为是到她三阿哥那儿「搞破坏」,却越搞越「不坏」之后,这贼丫头这回竟然又中计了,呵呵……婳璃看着她太后奶奶那张「老贼脸」,心底嘿嘿地冷笑。

想利用她?哼哼,要不是为了想看好戏、要不是为了水莲那个笨蛋,她会「笨」得被太后贼奶奶利用?

她成天不是在太后奶奶就是在皇阿玛跟前打转,岂不明白皇阿玛对兰娘娘的心结?喝,她又不是水莲那笨蛋,只会埋头苦干,只能说她是傻人有傻福。她「十六阿哥」可不是傻子,当然用的是聪明方法,嘿!

可她会这么辛苦、这么累,都怪水莲那个笨女人,要是她不那么蠢、那么好心就没事兜了。害她因为同情她,然后又太喜欢她,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附和太后贼奶奶的诡计,还要假装很笨地被利用……这回她真是亏大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