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冲喜娘娘后记」郑媛自从「霸爱狂徒」的故事出来之后,就收到许多朋友来信,说她周围的朋友甚至本人就叫「贞仪」的趣事!

没想到「贞仪」这名字能得到遣么多回响,如果我告诉你们,当初我提笔写「霸爱狂徒」这本书是因为「贞仪」这个名字,你们信吗?哈哈,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

我确实会因为狂懋一个名字,进而动手去写一本十万字的书。

别问我「贞仪」这二字究竟有什么特别迷人的她方,总之它莫名其妙的就教我喜欢上了,我就非为「贞仪」写一个故事不可,不写就免得对不起自己──你们说郑媛是不是有严重的偏执狂倾向?呵呵!

回到正题,写这本「冲喜娘娘」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好,总免得这本书的书名有个「喜」字,故事就该带点喜气(后来才知道,总编大姊居然跟我有相同的感觉!)也因此塑造出了水莲。

随着故事的推进,她那傻憨憨的性格实在让我越写越爱她,越写越心疼,也就越想替她争取该有的「福气」!

有句俗话说傻人有傻福,水莲正印证了我心中直免以为的,一个傻女孩儿该有的「傻福」典型!

所以书中故事的发展自然造就了人物的性格,就连德淼的感情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我书中的每个男主角都是自然而然顺随故事的发展被赋予该有的性格,我从来不曾预设立场,让故事中的角色局限在特定的范畴内。我承认,在我的书中多数写了些坏男人,但是我写书,实在从不曾预先设定怎样一个男主角,真正能教我感动、能让我提笔写上十万字的动机,其实是剧情!

记得我在「替身娘娘」的后记中提过的吗?因为「感觉」所以我提笔写一个又一个故事,因为能教我感动,所以自然而然孕育了人物的性格。

这里要说的是,我感到可惜的是在「冲喜娘娘」中,铺陈的空间仍嫌不够,以致无法在德焱身上着墨更多,其实象他这样一个性格复杂的男人实在教我感兴趣,也实在可以写得更多、更深入!

说到这儿又要说说我的「遗憾」。

每本书写到尾声总是最困难的时候,虽说故事的发展顺随剧情会渐入佳境,但一到收尾,又总有些依依不舍,我向来是任性惯的,从来不依循大纲写作,虽说每个章节总会记录下自己的心得,但那是叛逆后的记录,同循规蹈矩的传统创作方式大有不同,但也因为如此,写作多了许多趣味,也有了生命,更让向来最害怕枯燥、一成不变的我,始终对写作保持高度的热忱:正因为如此,面临每个故事的结束,心中总有难分难舍的情感,实在舍不得划下最后一个句点,这时的我就常陷入患得患失,对于完美的要求几近苛刻,因此就很难同自己妥协了!

至于有朋友来信说到,你们对于下面几本书,结局是不大满意的老实说,对于「邪肆情郎」和「冷情夫君」,我确实是有些这憾,更诚实的告诉你们──编辑以及许多朋友确实都期待我写续集!

但是,对已完成的作品再做任何补充或解释实在不符合我做人、做事的风格,除非我认为这个故事的后续发展,其中有部分诱人的因子作祟,它实实在在触动了我,让我食不知味、睡不安寝,非得将它写出来方才罢休──那么也许有「续集」的可能!

除此之外,我不会因为必须有个「交代」,强为已完结的故事,编这一个连自己都意与阑珊的「续集」!

因此请你们明白,除非产生了触动我的因子教我不得不提笔完成它,否则「写绩集」这个动作对我来说绝对是这这无期的!

当然,在前面的假设下,设若教我提笔写起「续集」,「续集」也实在已经不是「续集」,这另一个故事必定有它自己的生命,同前一个故事或许表象一致,内在却已经大大的不同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