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世上可能有同名同姓的人,但这个人绝对不会是纳真.若兰。

当晚嫿婧找了家客店投宿,彻底清洗乾净后换回女装,晚间到一楼食堂吃饭,企图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想当然是皇阿玛让他出京找我的。」这是她想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

出了许久的神,忽然意识到自个儿坐了好久却没人上前招呼她点菜,疑惑地左右张望一番,发现店小二站得远远的,好似看怪物一样瞪着她瞧,店里的客人竟然也全都如此。

举起羊脂白的柔美玉手挥了挥,店小二立刻三魂失七魄地「飘」了过来。

「姑、姑娘……您有事吩咐小的做?」店小二死盯着嫿婧的脸,傻傻地痴笑,只差没流口水。

嫿婧睁大眼,吃吃笑出来。

肯定是因为自己长得太美的缘故正因为她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店小二没见过像她这么美的美人是当然的,难怪傻里傻气的!

「我只是要点菜而已。」她大人不记小人过,施恩似的口气。

在宫里总是最美的妃子最受奉承,因为貌美的女子最可能得到皇阿玛的宠爱。

现下她才知道人最现实,总是以貌取人,宫里、宫外全都一个样!

不过,当然也有例外的,她生平仅见唯一的例外,就是美若天仙的兰娘娘。

好吧,她是可以委屈一点,但也只能排名在兰娘娘之后。如果要她嫿婧自认为天下第二大美人,那第一大美人的宝座也只能让给兰娘娘!

可也许是红颜薄命,如果她像兰娘娘那么美,肯定同她一般不幸……还好她也不是当真的天下第一大美人。不过当然啦,她还是天下第二大美人就是!

点过菜,等着饭菜送上来的当儿,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楼梯上走下来。

再次看到她无缘的夫君,赶紧捂住口,免得自个儿大惊小怪地叫出声。

「额驸,请到府上酒叙,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一个大官打扮、长得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拱手恭敬地道。

额驸?

他果然是她那无缘的夫君!对话就在她桌子边的楼梯口,嫿婧伸长了耳朵偷听,一边在心底嘀嘀咕咕。

「承蒙总督大人盛意,在下有要事在身,不克打扰。」纳真托辞回绝,他向来不喜欢官场应酬。

「额驸新婚燕尔,皇上突然派您出京,想必有要事托办?」牛百宁凑上前,涎着脸打探消息。

「当然是为了找我啦,蠢官!」嫿婧撇撇嘴,心底叽叽咕咕。

不再是小乞丐打扮,她无缘的夫君好像认不出她来了。

纳真沉下脸。「皇上是交代了纳真办事,可不适宜张扬。」话中含藏惊告。

牛百宁乾笑一声。「额驸,不是我说,大家都是当官的,你年纪轻,大概不甚懂得规矩。」

「在下倒愿闻其详!」纳真冷冷地道。

牛百宁挑起一眉一眼,嘿嘿阴笑。「无怪乎额驸不清楚,在朝的是不如咱们外放的明白!」

牛百宁原想激他,谁知纳真面无表情地等着他说下去,压根儿不为所动。

自讨了个没趣,牛百宁悻悻然地往下道:「咱们别说谁的官大,在朝的同咱们外放的通点消息,往后有了事儿,大家有个交情,也好帮手!」暗里把话讲明了。

「不说京里的消息不是冲着总督来,就当是,就算纳真预先知会一声,总督大人就担当得起?」冷冷地撂下话,软硬兼施。

牛百宁两只肥耳一红,神情总算有些恐慌。

「啊,我明白、我明白,额驸说得是!」

他多次暗示都不买帐,知道是个不怕事的狠角色,生怕自个儿的好奇会给纳真在皇上面前参一本,牛百宁肥大的身躯奇迹似地立刻弹开三尺远,有关他前程大事,他反应出奇的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