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关于皇太后交给他的这张地图,就像是一张毫无章法、胡乱草绘的简图。

纳真已经不知多少次研究过这张陈年老旧的羊皮地图,再怎么看,都像是一张江湖术士拿来骗人的假藏宝图。

图中标示的藏宝地点,只能模糊看出约莫是在北方,在外蒙古和内蒙古的交界附近。

一行人,包括驮物的快马和两匹载人的骏马往北走——三人包括纳真、嫿婧和牛耿锋,之所以已三人共骑两马,是因为嫿婧看上了纳真骑的那匹骏马,所以告别了自己的小牡马,爬上纳真的坐骑。

小孩也妄想骑大马,为了她的安全顾虑,纳真不得不与她共骑。

当晚进入内蒙后,三人在一家客店投宿。客店的规模颇大,三人一到,店主人立即迎出来亲自招呼,还口口声声尊称牛耿锋为少爷,看来这家大客店似乎是牛家经营的产业。

将三人分别安置在客店二楼三间上房,晚上他正在房里看那张荒谬不已的地图,门外忽然有人敲门。

「纳真,你睡了吗?」

嫿婧在门外小小声地喊,虚弱的声音让他心头一惊。

「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才打开门,嫿婧已经盲目地扑向他。

她身上裹着一条厚被子,手里还拉着被子的角角,边揉着眼睛,睡眼惺松地呢喃:「我作噩梦了……」投向他怀里,理所当然索求他的安抚。

厚大的被子包得她全身只剩下一颗小头颅露在被外,他抱着怀中因为裹着被子以至于胖扑扑的她,有些无可奈何。

「梦不是真的,没什么好怕。」轻描淡写地安抚她,看到大眼里不寻常的惊慌,纳真微微感到意外。

原以为,这个小丫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我的梦一定是真的!」嫿婧固执地强调,大大的眼睛透露出不安和惊惶。

梦会应验——在她心中一直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从小就会作一些奇奇怪怪、之后就等着应验的梦……这些梦包括她预知了她额娘的死,还有兰娘娘的命运。

盯着她固执的小脸,半晌,他连同被子抱起她微微打颤的身体,让她躺在温暖的炕上。

好不容易让她松开扯紧的被角,她却转而拉住他的衣袖,攀住他的手臂,抓紧了就再也不放手。

「告诉我,你作了什么梦?」他沙嘎地间,俊郁的神情掠过一丝忧心。

「纳真,你抱我。」她仰起小脸,呢呢喃喃地请求。

静静盯着她茫然的眼,任她拉着衣袖。然后,一手压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小脸能贴在他胸上。

「闭上眼睛:告诉我,你作了什么梦。」他低柔地间。

「我梦到自己被关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没有东西吃……也没有水喝……还有好可怕的阴影、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诡异的光,和一个满脸麻子的女人……」她断断续续地低诉,瘦小的身子微微头抖。

纳真阴暗的眸子掠过一道凛光。「你认为……这个梦,可能会应验?」

「不是可能,是一定会的!」-挣开他的怀抱,她急切地说。

他手上的劲道加重,用力把她揉进怀中。「我不会让它变成真的。」低沉坚定的口气,将力量输进嫿婧心底。

「纳真……」她低低唤他。在他怀中抬起小头,晶亮亮的眼眸中,惊惧与疑虑已经扫除。

「嗯?」他回应,微微皱起眉头。忽然感到怀中的小东西身上传来的温暖,反倒慰贴了他……「纳真,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气氟突然僵住。

片刻后回过神,注意到怀中的小人儿正眨巴着大眼睛,微微笑地等他回答。

「很晚了,我送你回房!」

「纳真,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不死心地重复问一遍,也不管是不是有厚脸皮的嫌疑,亮晶晶的大眼仍然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