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摒弃了先前牛婛云带来的一干闲杂人,将他们安置在蒙古人驻守的营帐内,库尔另外带了十名有用的随从,五人分骑五騬往藏宝图上标示的地点而去。

「纳真兄,咱们这路走来,到底目的在何处,您可否告之,好让我心里有个数?」牛耿锋仍然不放弃打听。

如果能早一点知道目的,他也好有准备。虽然纳真和库尔把他身边的人都遣走,但他们却不知道,牛百宁派了人一直跟在他们之后,和他暗中有联系!

「牛兄,纳真已经说过,目的地介在八仙筒和莫力庙之间,正确地点——」库尔顿了顿,和坐在另一匹马上的纳真对望一眼。「正确的地点,地图上也记载不详!」

「地图?」一听到地图两字,牛耿锋两眼都发亮了!「亲王,您是说——地图,指的是什么地图?」

库尔挑起眉,乾笑一声。「地图嘛——当然指的就是藏宾图了。」

一听到「藏宝图」三个字,牛耿锋更是把眼睛瞪得老大,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藏宝图!果然是藏宝图——「惊觉说溜了嘴,牛耿锋迅速闭上嘴巴。

「怎么,牛兄知道藏宝图的事?」库尔明知故问道。

「呃……咳,当然不知道了!哈哈!」牛耿锋打哈哈,却又忍不住探问:「既然是藏宝图,正确地点为何会记载不详呢?」

「是啊,库尔亲王,这可真是奇怪。」牛婛云在一旁帮腔。

她当然知道牛耿锋的用意,牛百宁之所以会让她跟来,就是巴望她能助牛耿锋一臂之力。

「奇怪?」库尔撇起嘴,似笑非笑地道:「是奇怪,我和纳真也觉得这真是奇怪。」说了等于没答。

他压根儿是耍他们的!

眼看套不出话,牛耿锋和牛婛云只得闭嘴。

一路上纳真和嫿婧是最沉默的人,他们两人几乎没开过口。

接连行了几日,纳真始终不和自己说话,嫿婧落寞地骑着她的小牡马,远远的落在队伍之后,库尔因为担负着领队的责任,不能陪在她身边,反而是讨厌的牛耿锋成天绕在身边。只有在夜晚扎营时库尔才有空陪她谈天说笑,那是她一天中稍能露出笑容的时刻。

这日大队人马已经绕行过泽地,走到八仙筒附近。事实上从科尔沁到莫力庙之间的地形是最惊险之处,其中得绕过大片人烟不曾涉猎的原始泽地,之所以要借重库尔之处,就是要依靠他带领众人越过此处。

晚间在一处空地扎营,嫿婧的神情看起来很疲惫。

事实上,这一路上她都没好好吃东西,也不曾安稳的睡过觉,对于纳真的冷漠,她已经开始有点心灰意冷,加上身体因为长期的缺乏营养以及劳累,精神已经有些恍惚。

在火边烤火的时候,她恍恍惚惚地打着盹儿,险些扑进火堆里——「小心!」

幸好坐在一旁的库尔及时扶住她,她才免于被烧成烤肉。

「库尔……谢谢你。」嫿婧脸色苍白地道谢,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怎么了?是不是累了?」库尔关心地问。

在场的人都看到嫿婧险些跌到火堆里,牛婛云也虚情假意地「问候」了几句:「寺儿妹妹,你该不是不习惯赶路劳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瞧你还是先回转去候着比较好。」免得成了大夥儿的累赘!

当然,最后那句话牛婛云没说出口。

嫿婧看都不看她一眼,她现下也没力气教训牛婛云,让她闭上那张讨人厌的嘴。

「我没事,库尔。」强打起精神,她笑着对库尔道:「可能在火边太闷了些,我到附近走一走。」

库尔看了她半晌,确定她没大碍才点头。

从火堆边站起来,嫿婧的眸光掠过不怀好意的牛婛云,然后是纳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